旷世的忧伤

Huoty's Blog

为了爱情在一起

【导读】这是一篇中篇小说,语言干练,画面感很强。故事通过一个一个的梦境暗示了故事的结局,引人入胜,收笔处石破天惊(这个评价好像有点高,但确实是读到结尾我才理解了整个故事)。整个故事是要表达作者对纯真爱情的向往,看完你会发现,其实这是一个关于飞鸟和鱼的故事。原文题目为“为”,我问原作者,她说,“为”了爱情在一起。本文内容只作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转载请注明出处或附上本文地址。

fy

#为

文/凌云

天边的乌云伴随着微风 ,由白及灰,由灰及黑,一点一点的从我的头顶向远方蔓延而去,我悠闲地的坐在楼顶的天台上,望着远方由钢筋水泥铸就的无尽废墟,一点一点的陷入在灰暗之中。闭上眼,在微风中等待着聆听雨声清脆而又果断的落地声。因为雨落地的一瞬间,我坚信会有全新的生命在这个无尽的废墟中苏醒。突然狂风从四面八方袭来,偶尔夹杂着废墟里尘土的味道。我在这不寻常的风势中睁开眼,紧了紧四处飞舞的过于宽大的黑色斗篷,才发现在远方的一片灰暗天空里,乌云正以圆形向四周螺旋式散开。在乌云散开的一小片天空中,阳光正闪动着橘色的金光,笔直的倾泄而下。我诧异的走向天台边缘,想要看清这个一直阴天的世界怎么会突然降临如此异常却又本属正常的场景。竟然看见一大群的白鸽挥动着它们洁白的翅膀在那片有着阳光的天空下盘旋,迟迟不去。突然,一对与所有白鸽不成比例的,硕大的翅膀,从灰暗天空的另一面,从阳光照耀而来的地方飞舞而来。在阳光下闪现的神圣光环中,我看见了那对硕大的洁白翅膀的拥有者,一个身穿白色斗篷的女孩。因为隔得太远,只能看见她的一头黑发在风中飘舞着。本是如此美好的一幅画面,我却发现悠闲盘旋的白鸽开始嘶鸣,并且在突然出现的闪着金色光芒的金线下,白鸽一只一只的坠落。这时我才看清,那不是金线,而是飞箭!不一会儿,所有的白鸽都葬送在飞箭之下。而那个女孩早已在飞箭的追击下飞入了这个灰暗的世界。就如所有的初入者一样,那个女孩在飞入这个世界里的一瞬间,我便在风中察觉到了她的惊慌。她开始莽撞地乱飞,不一会儿就露出了疲态。这时其他的飞箭都加入了追击她的队伍。寡不敌众,她已有些体力不支。就在这时,我发现她飞向了离我不远处的半山隧道。这个隧道建在半山腰,里面因为坍塌早已是一个死胡同。她要是往那里飞。。。。。。我心里顿时一惊,忙出手阻止她,朝她大声喊:“那是条死路!”不料,自己太过激动,忘记了自己本就是在天台边缘。这一下,向前倾的本就重心不稳的身子在狂风的推动下向天台外飞去。我吓得闭上了双眼,只听得狂风在耳边呼呼的叫嚣着。完了,这是我当时心里唯一的想法。在下坠的时间里,我想着还是再看一眼这个我待了这么久的世界,我鼓起勇气睁开眼。这是怎么回事儿?我看见了不远处的我刚刚站立的天台的大楼,不对呀,我现在不是应该在那里做垂直坠落加速度运动吗?低头一看,脚下的无尽废墟在高空的距离下变成了一张张的黑白素描,把我身上穿的白色斗篷瞬间显得特别立体。可我刚刚穿的不是黑色斗篷吗?我又往前一看,我正向半山隧道无限接近。。。。。。那这么说,我回头一看,一对硕大的洁白翅膀在我的背上大力又轻盈的挥动着,然后再往后一看,你妹呀!那一大拨的飞箭还死死的在后面追着,我瞬间凌乱了。在我愣神的一会儿工夫里,飞箭已逐渐拉小了和我之间的距离。眼瞅着就要飞进黑暗的隧道。我尝试着改变飞行方向,可就在拐弯的一瞬间,我听见了飞箭刺穿右边翅膀的脆响。剧烈的疼痛让我完全忽略了完好的左边翅膀。接着,在狂风的作用下,我向半山隧道撞去。本以为会就此结束,没想到,在后脊梁发凉的一瞬间,我又听见了我左后的肋骨的断裂声,那金属的冰冷气息在我的左胸腔内开始蔓延,我知道,它的目标是我的心脏。

“啊!”我被一声惊叫惊醒。“夏萧!你会不会开车啊!”我定睛一看,在副驾驶座上的顾橙正以痛苦的表情大力的揉动着前额头,看样子是撞上了挡风玻璃。“谁叫你不系安全带。”我看夏萧头也不转的数落着顾橙,才发现原来车子的前面,一队野生驼羊正慢悠悠的过着车道。看样子,我们下国道很久了。“夏萧,开了一夜的车,休息一下吧。”我看着后视镜里夏萧一脸的疲态,有些担忧的问道。“开车再过一会儿会有一个休息站,那里可以休息,正好把轮胎换一下。”夏萧揉了揉太阳穴,在驼羊离开后,又启动了车子。顾橙也发现自己有点过头了,默默地把薄荷糖剥开纸,双手举到夏萧的嘴边,夏萧看了他一眼,用嘴接住。一边开车一边用另一只手揉了揉顾橙的头,神色温柔地看着顾橙,问“还疼吗?”顾橙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摇了摇。我在后座看着这一对冤家,心情也渐渐从刚做的噩梦中恍过神来。车子在清晨还没散尽的浓雾中继续行驶,我看着车外偌大的田野和远方茂密的森林,这时才真正反应过来,我终于告别了令人窒息的学校生活和钢筋水泥的沉闷世界。当车子在山林间行驶了将近三十分钟左右的车程之后,一栋三层高的圆木楼房在山林浓雾中若隐若现。夏萧减慢了车速,缓缓驶进了停车场。在不远处的一处空地里有一个人正躺在车下,从发出的金属碰撞声推测,应该是在修车。“你们先去休息厅吧,我完事再去找你们。”夏萧说完人已在车外。并向空地里修车的人走去。“乐伯!”,“小夏啊!车出问题了吗?”乐伯从车下爬出,满脸笑意的看向夏萧,“恩,换个轮胎。”当夏萧还处在乐伯和我们中间跟乐伯对话的时候,突然,从乐伯所修的车后蹦出一个白色物体,二话没说,一口咬在夏萧的肩膀上。这时,顾橙和我才刚揉了揉脸清醒了一下脑袋,下车还没几步,就遭遇了如此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恐怖袭击。定睛一看,咬着夏萧肩膀不放的是一个穿着白毛衣的十岁左右的少年。我一阵诧异,没想到当事人夏萧却跟没事人一样,淡定的把少年从肩膀上取下来,“哎,这孩子虽说是很奇怪,怎么还是一见你就咬啊?”乐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夏萧拍了拍少年的头,微笑着说:“没事,习惯了。”这时,顾橙才反应过来,大步向夏萧走去,边走边生气的说“流年!你这家伙!怎么又咬夏萧!”突然,流年的目光被顾橙吸引了过来。然而,让我觉得汗毛直立的是,流年那孩子微微笑着的眼睛却不是看着顾橙,而是直勾勾地盯着我。一瞬间,我只感觉一阵风飞到了我的眼前,仔细一看,我去!流年那小子正仰着头微微笑着在我的面前看着我。瞬间,睡意全消,我看着这孩子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竟忘了该作何举动,一下子呆立在那里。当我的脑袋死机的空挡,这孩子突然起跳,我惊的闭上了双眼,直感觉这孩子的牙齿下一秒就要利索的落在我的肩膀上。可在听到流年很可爱的笑声之后,我才微微的睁开眼,看见流年的双腿绕在我的腰上,双手环抱着我的脖子,用他的头在我的肩膀上蹭过来蹭过去。额。。。。。。这是,要我抱?我犹犹豫豫的抱着流年,轻拍他的背。这时我看向对面的三人,乐伯和顾橙还惊魂未定中,夏萧会心一笑。走向我,看了看流年,笑着对我说“这孩子睡着了,你带着他一起去休息厅吧。”什么?!且不说我自己也还没缓过神来,这十岁的孩子的份量也是不可以轻视的吧。我一脸惊讶的看着夏萧,没想到他笑着把我推向了休息厅的方向,说“没事了,快去休息吧。”当然没事啦,事都过去了。我在心里嘀咕着。休息厅里,顾橙吃完早餐后就睡倒在了沙发上,我在桌子的另一端教流年画画,“夏哥哥。”我朝流年的视线望去,夏萧正笑着走过来,拍了拍流年的头。“我出去一下,回来的时候叫你们。”说着,给顾橙盖好了毛毯。看着夏萧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我忍不住问流年“流年,你既然喜欢夏哥哥,为什么每次见他都要咬他呢?”,流年看了看门口,又看了看我,微微笑着说“哥哥,咬不坏。”顿了顿,又指着我说“姐姐,暖暖的。”啊?这是个什么回答?只感觉无数的问号在头顶盘旋。正想要问个清楚,却发现流年又睡着了。额。。。。。。这孩子。

告别了乐伯和睡梦中的流年,我们三人驶向了最终的目的地。在山林间又经历了两个小时的车程后,随着目的地的不断接近,麦子的香味逐渐浓郁起来。这个时节,该是收麦了吧。这时,视野变的开阔起来,车道两边原本是绿草的田野也变成了金黄的麦地。前方左手边的车道外竖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用行楷勾勒了两个金黄的大字:麦镇。对于从没来过此地的我,莫名的兴奋了起来。我们的车子在镇上路过了一家又一家的圆木楼房后,驶进了一条树林中的小道。向半山腰开去。这时我才看见那半山腰上最深处的一栋三层的圆木楼房。因为刷成了白色,很显眼。车子驶进了院子之后,我和顾橙先下了车,当我的屁股刚坐上院角开满粉红花瓣的樱花树下的长木椅上,还没来得及欣赏此刻在太阳的照射下越发欣欣向荣的篱笆外的向日葵时,我就看见顾橙提着我的行李上了楼,而夏萧早已停好了车站在院门口叫我“小五,师父现在还在麦地,让你过去一趟,你跟我来吧。”我跟在夏萧的身后,回到镇上的大路,又往镇子的深处走去。首先我们穿过了一片开得正茂的梨花树林,接着又路过了几个大小不一的清澈见底的池塘,里面亭亭玉立的绽放着粉荷。然后又进入了一片橙得发红的枫树林,叶子掉的特别欢。最后我们又穿过了一片赤红的梅林。终于,愈来愈平坦的地面出现了麦子的身影。远方与天相接的地方只有天空的蔚蓝和麦子的金黄,虽然这场景的确美不胜收,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默默的跟着夏萧翻过了一个满是麦子的小山坡,就看见了坡下一望无际的麦田里,几十个镇民戴着草帽手工收割着麦子。在半山坡搭建的一个休息区里,我一眼就认出了师父。“师父!”刚走上休息区的台阶,就发现师父手里拿着一把紫色的麦子,对,紫色。这时,师父才从紫麦子的视野中转过头来,微笑着向我招了招手。“师父,情况又严重了吗?”。在我还没问出我的关于麦子的困惑时,夏萧在我的身后先开口。师父什么话也没说,招手让我俩过去。走近一看,我的妈呀!赤橙黄绿青蓝紫,各色麦子在长木凳上一字摆开。“祭长,你看。”一个镇民拿着一把红色的麦子走过来,交到了师父的手上。“你们来的路上也发现了吧,各季节的植物同季生长,现在连麦子也出现了彩虹麦。”师父说着把彩虹麦都捆好,放进了背篓里。怪不得我觉得刚才不对劲,那如果这就是传说中的彩虹麦,那么。。。。。。“那么就只有鳞族和水妖有这个能耐了,施用水术,改变地表植物的生长环境。”夏萧说完,接过师父手中的背篓,看着面前一望无际的麦田。晚饭过后,师父将收的彩虹麦舂成了大米。额。。。。。。不要问我为什么麦子里出来的是大米,师父说这叫米麦,米麦?!虽然知道师父异于常人,但只感觉头上三只乌鸦静静飞过。果不其然,连大米也成了彩色。我听从师父的吩咐取了向日葵的花瓣和花杆,放在一起捣碎,然后将捣碎出的绿色液体倒入彩色大米里,用手搅拌均匀后,盖上一层宣纸,用石头压实。“先让它浸几天。”师父说完,在院中心的圆木桌那向我招手,我便跑去和师父一边欣赏夕阳一边喝茶了。我左右看了看,“夏萧和顾橙呢?”。“他俩啊,这个点一般都会去湖边散步。”“湖?什么湖?在哪儿?”师父喝了口茶,微笑着说“翻过这个山头后面,有个木奚湖,你要想去,下次叫他俩带上你。”我翻了翻白眼,“额。。。。。。还是算了,他俩在那儿你侬我侬的,我去不合适。”师父颠怪的看了我一眼,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耳边吹着凉爽的微风,能感觉到波浪在轻轻地拍打自己的双脚,那下半身没入冷水的冰凉触感和上半身躺在细沙中的微热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额。。。。。。这床还有这样的功效?好奇的睁开眼,我傻了,准确的说,我呆了,这哪是我睡的床。一望无际的海,一望无际的天空,清晨的太阳照耀在偌大的空无一人的沙滩上,准确无误地亮瞎了我还半睁半闭的眼。“放开我!放开我!”突然一个男孩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海面传来,我定睛一看。好吧,首先声明一下,我的脑袋绝对没问题。因为观察半天,这几个字的声源地是一条鱼,一条被正往木船上拉的渔网困住的鳞片闪着银光的鱼。就在我考虑要不要出手的时候,从天空俯冲下一个白色物体,速度太快,以至于它是怎么抓挠渔夫的眼睛,致使渔夫松手去护眼,使得渔网掉落让那条鱼儿逃脱的过程都没看的太清楚。“清晨捕鱼的渔夫特别多,你怎么还往浅水区域游啊?”白色物体说完话,我才看清原来是一只雪白色的白鸽。鱼儿回了回神,说了两个字“看花。”“看花?”鸟儿用稚嫩的女声重复了这两个字,站在一块礁石上,不解的看向鱼儿。“哥哥们满岁后可以变成人类到陆地上生活,带回了好多好看的花儿。但我年纪还太小,无法变成人类到陆地上去,所以就想着可以在这里看一看。”鱼儿期待的说着,解释着事情的始末。“这还不简单,你等着。”鸟儿说完,挥动翅膀向岸边飞来,我看见她用嘴折了三朵小白花,又往鱼儿所在的地方飞去。“够不够?还有好多。”鸟儿将折来的花抛向鱼儿所在的海面,笑着问道。“谢谢,谢谢。”鱼儿看着三朵漂亮的小白花,高兴地都忘记了回答鸟儿的问题,只一个劲儿的道谢。在海里用尾巴欢快的拍打着水面。突然一阵海风吹来,眼里突然进了沙子,难受的闭上眼。待睁开时,额。。。。。。我不是站在沙滩上吗?怎么变成了礁石?还有我的脚,怎么变成了鸟爪?想用手揉揉眼清理一下视线,却发现手变成了鸟翅膀。抬头一看,还有那只在海里欢脱的拍打着海水的银色尾巴是怎么回事儿?激起的浪花全向我袭来,视线有些迷糊,忙用鸟翅膀遮挡一下。可怎么还有水往脸上飞。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睁开眼,我去!看着房间里天花板上的木板缝隙间一滴一滴往我脸上坠落的水滴,心想着明早一定要找夏萧算账,他到底在阁楼里放了什么啊?大半夜的漏水。无奈,起身想把床稍稍的移动一下位置,夜晚的月亮就那么圆圆的挂在黑蓝的天边,遥不可及却又近在咫尺。银白的月光穿过阳台边上透明的玻璃门,在房间里倾泻而下。咦?好像有点不对劲,把视线又重新调到阳台处。突然,自己被惊出一身冷汗,先不说那出现在阳台上的人形黑影,恐怖的是那双在黑暗里的月光下闪闪发光的蓝色眼瞳正毫不避讳的看着我。“谁!”鼓起勇气问出声,可眨眼的功夫那黑影又不见了。绝对看花眼了!在自我安慰和后怕中蒙上被子,倒头就睡。

“噗!”因为过于惊讶,所以刚被我灌进嘴里的牛奶一不小心就全喷在了对面的夏萧身上,我还没来得及说抱歉,夏萧就一把抓过在一旁偷笑的顾橙的衣领,面无表情的说“既然师父和小五有事要商量,那你就跟我去换衣服吧。”说完,拎着顾橙就上了楼。看着夏萧的背影和被夏萧扛在肩上不断向我摇手呼救的顾橙欲哭无泪的脸,我看着顾橙的脸半天,决定无视掉并选择继续和师父讨论刚才让我喷饭的的话题,在转头的一瞬间,我听见了身后顾橙绝望的嚎叫。当然,下一秒就淹没在房门的关闭声中。“不是吧!师父,我才刚刚大学毕业,又回学校去念书,而且还是高三!”果然,还是这件事情让我有危机感。“读书是假,调查是真。”“调查?”师父看着我皱成一团的眉头,也为了挽救一桌子的早餐,忙解释道“顾橙跟我提过他在学校的怪事,我觉得有些蹊跷,想让你去看一下。因为怕打草惊蛇,所以才叫你以一名学生的身份进去。校方已经秘密联系过,你只管调查就行。”听了一长串的解释,终于松一口气,“这还不简单,我去!”这时为了减轻对顾橙的负罪感,我立即表明了态度。第二天一大早,就被顾橙无情的从床上拽起来,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站在了教导处的门外。额。。。。。。该怎么描述这个教导主任呢?头发谢了半边?恩,太平常。总是面无表情?恩,也很常见。那他手里桶大的水壶是怎么回事?给我开门的时候提着,拿资料的时候提着,坐着的时候也一定要确保手在壶上,更奇怪的是,他每和我说一句话,就要嘴对嘴壶喝水,可却一点也不见有喝吐的倾向,就好像永远也喝不够。告别奇怪的教导主任,我慢悠悠地走在去往教室的路上,“啊!”突然前方拐角楼梯处发出一群惊呼,我急忙跑去,看见一群女生湿漉漉的倒在水泊之中,我才发现,整个走廊全是水,而且有沿楼梯向下流的趋势。我这刚来才一会儿,就有动作了,难道我暴露啦?刚想冲上楼梯去一探究竟。没想到一股巨大的水柱从上方的楼梯倾泻而来。还好还好,跟师父学过几招御水术,我站在那一群刚遭遇袭击的女学生面前,横出手肘,伸出食指和中指,念动咒语。瞬间一道圆形的白色光屏出现在我面前,将倾泻而来的水挡去了两边。水柱袭击消失后,我跟着水迹一路来到了天台。看着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空旷的天台,不可能啊?明明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难道。。。。。。闭上眼,感受着气息的方位,瞄准,看镖。在叶形飞镖的打探下,水塔上方突然出现了一股水柱,依稀可以看见里面有一个人形的身影,和一双似乎发着光的蓝色眼瞳。这不是。。。。。。正想要找他问个明白,没想到,水柱在显现的一瞬间就早已向天边飞去,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也就在这时,我才惊觉上课铃响了好久了。匆匆忙忙赶到教室,刚赶到门口喊了一声报告,定睛一看,额。。。。。。一名女老师坐在讲桌前,学生自习,很正常。那谁能告诉我坐在那位女老师大腿上的男青年是怎么回事?!更奇怪的是,我喊了四五个报告,老师都像没听见一样,自动屏蔽掉。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不用喊了,上课铃响之后,她不会让任何人进教室的。”一个男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转头一看,他似乎已习以为常,直接站在了教室的墙外。本就不想上课,悄悄地退出门口。“那她腿上坐着的是?”我忍不住问了出来。这位男同学很干脆“她男朋友。”额。。。。。。好彪悍!顿时,只觉头顶无数乌鸦飞过,但一想到教导主任,我释然了,又把飞过的乌鸦一只不剩的全赶了回去。突然,这位男同学背靠墙壁盘腿坐下,从包里掏出了一包薯片,看着我说“你不会打算就这么干站着过一节课吧?”说着,又掏出了两罐可乐,一罐递到我的跟前。我望了望依旧没啥动静的教室门口。欣然接过。“那你打算干吗?”我问他。他拉我坐下,掏出ipad并举到我俩的中间,我一看,顿时觉得乌鸦飞早了。“看球赛啊!”只见ipad里NBA赛事正进行的火热朝天。我说同学,你是故意迟到的吧?

我按照师父的吩咐将一个装满水的大木盆放在院子的空地里,然后用几天前浸好的彩色大米紧紧围绕着洒在木盆周围,并在木盆的东南西北方位也用彩色大米洒出了四个箭头的图形。师父根据我说的我所遇到的事件,让我做出了这个东西,说能唤出制出彩虹麦的主人,看是否就是我所遇到的那个人。仪式开始之前,师父让我,夏萧和顾橙站在南西北的箭头后面,之后,才站在东的箭头前念动咒语。咒语刚一停止,从木盆里突然间蹿出一股巨大的旋转的水柱,向天涌去,快而有力旋转着的水柱对四周的事物产生了极强的吸附作用,就在这时我看见顾橙早已被水柱吸到了箭头的里面,从他痛苦的表情,我知道他在死撑着。果然,抬头的瞬间,就看见顾橙消失在了水柱里,我心里一阵惊慌,想不到我们要找的人这么厉害,正准备看向师父以眼神询问该怎么办。没想到,夏萧一个跃身,自己跳入了水柱,消失不见。我心里一阵惊呼,突然,师父也纵身跃入了水柱。我呢?我该怎么办?看着越变越小的水柱,我把心一横,死就死吧!解开定身咒,闭上眼,一鼓作气跃入水柱。。。。。。这是哪里啊?往林子外走了几步,突然发现山坡下面的花丛里坐着一位十六七岁身着白色斗篷的少女,好眼熟,这不是我梦里的那个姑娘吗?她把帽檐压得太低,还是看不清她的脸。“抓着了吗?”突然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出现在少女的身边,这位少年可能因为刚到满岁,虽然视线有些模糊,但他两鬓的银色鳞片还可以清晰的看见没有完全褪去。少女从看蝴蝶的视线里抬头看了看少年,笑着说“不抓了,我还是喜欢看它们在风中自由飞舞的样子。”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少女站起来看着少年,有些担心地问道“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少年看着少女的脸愣了愣,突然别开脸,声音有些不自然“父亲给我定了一门亲事,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开春我就要订婚了。”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到了少女无声的沉默,但仅仅只是一瞬间。少女的声音又响起,她笑着,温和地说“这是好事啊,恭喜。”突然,花蕊里的蝴蝶抖了抖翅膀,飞走了。少女转身想要追上去。“小五!”这时我听到有人在背后叫我,并且抓住了我的手。我正诧异这时候谁会在这里,转头一看,看见了少年真诚的,坚定的眼神,就那么毫不保留地看着我。不会吧?!在低头确认自己身着白色斗篷的一瞬间,我听见了少年的声音“可是我的心里,只有你!”

什么?!从巨大的惊愕中惊醒,才发现自己躺在蔚蓝宽阔的湖边平坦的草地上。还没从惊愕中缓过神来,湖面突然涌起一股巨大的水柱,往我不远处的草地落去。等到水柱退去,我看见夏萧半跪在草地上,抱着处在昏迷中的半躺在他怀里的顾橙。我正打算过去问问顾橙怎么样,却发现了夏萧鬓角还未褪去的金色鳞片。“夏萧,你?!”我惊得呆站在原地。夏萧从深情望着顾橙的视线里转过头来,什么话也没有说,只看见他把食指竖在嘴唇中间,笑了笑,横抱起顾橙,消失在了湖岸边的浓雾里。我顿感大脑里一片空白,这时,草地上细细碎碎的传来了脚步声,我转头一看,浓雾里渐渐显现了一个人形,慢慢地向我接近,定睛一看,一个黑发蓝眸的的男子站在了我的对面。他的眼神就那么真挚地看着我,让我莫名的想起了梦里的那个少年。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又慢慢地走到了距离我一步之遥的面前,轻轻地举起他握着的手至我的胸前,一点一点的张开,我看见,三朵雪白的小花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突然,我感觉自己的脑袋里有一股莫名的力量要就此而出,仿佛来自很远很远的空间隧道里冰封已久的记忆迫切的想要回到主人的身体里,在我的大脑里一点一点涌现,爆发,无一遗留的绽放在我的脑海里。我看着面前这张占据了我以往全部记忆的与以往青涩面庞不同的已显现出成熟男子的棱角分明的脸,顿时唤醒了我以往那些美好的,痛苦的感觉,从心脏到身体,开始颤抖,就像我现在怎么也说不出一句话的嘴和脸上怎么也止不住的泪水。“和我在一起,好吗?”我面前的他开口了,我就那么看着他,脑袋里涌现出了羽族与鳞族对于我和他的无情处决,绝望的说了一句话“可我和你终究还是不一样。”“我和你怎么不一样?!”他听完我的话,突然瞪大了双眼,紧紧地拉住了我的手,否决我“你可以在空中飞翔,我可以在海洋里飞翔,即便遇到危险,你说你只会越飞越高,而我只会越潜越低,可现在,我不正握着你的手,看着你的眼吗?”他就那么看着我,继续说“现在,你被毁了翅膀,无法再回天上,而我被剔除了鳞徽,无法再回海里,这样,算不算老天的另一种成全呢?”他的手还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即使从他的手心传来有些冰冷的触感,可是,那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此刻,我感觉到身体所有的热量全往左胸膛涌去。也许,这种温暖,就叫做幸福。这时,身体里有一个东西在涌动,好像迫不及待要从我的嘴里出来“沐沧。”我看着他,看着他痛苦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他不顾自己眼里喷涌而出的泪水,伸出手,替我擦掉依旧止不住的泪水,温和地笑着说“我在,我一直在。”

抬起头,我看见师父就站在离我们不远的草地上,笑着向我招手。沐沧随着我的视线望过去,愣了楞,说“你来了。”这时我正准备和师父说话,却被沐沧说的话堵在了嗓子眼,我疑惑的望向师父“师父,你们?”我看见沐沧想要开口向我解释,但被师父制止了。师父转身看向湖面,幽幽的开口“在那个连风都不能自由飞舞的地方,所有的理所当然都变成了违背天理。” 突然,我看见师父的身体正慢慢变成一个个的气泡,慢慢的飞向天上。“师父!”我惊得马上跑向师父, 师父摇了摇头,出手制止。我立在原地,听到了师父完全消失前的最后一句话“在我的世界里,小五已经不在了,所以我想成全你们,成全自己。”抬起头,只见气泡渐渐消失在了天边。“怎么了?”沐沧走过来,担心地看着我。我抬起头看着他“我只是在想,对于每一个生命,都会想要为了某些东西而继续往前走。就像,你为了我,而现在,我为了你。”终于,等到了彼此的拥抱。。。。。。这时,浓雾渐渐散去,天边灿烂的阳光照耀着清澈无痕如玄镜的湖面,闪耀着温暖的光芒。

(第三篇原创小小说。不太擅长写爱情小说,而且以第一人称描述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Top